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资讯中心
登录
免费注册
我要投稿
配套网:配套企业品牌推广
首选平台,全新上线欢迎访问

韩国现代集团的沉浮录 (2006-4-29)

发布时间:2006-4-29     来源: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


 第一部分:郑周永和他的儿子们
  国王董事长
  要谈韩国现代集团和郑梦宪,一定绕不开郑周永。曾有人戏言,在韩国,人们可以不知道总统是谁,却一定知道郑周永。
  作为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演绎了一部传奇。
  1915年,郑周永出生于朝鲜江原道通川的一个农民家庭。看着父亲在田间日耕夜作,家中却入不敷出,身为长子的郑周永决心不再延续父亲的生活轨迹,虽然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的他对父亲非常尊重。
  1930年,小学毕业的郑周永决定去汉城找事做,但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的他刚走出家门,钱财即被人骗走,不得不狼狈而回。
  年少的郑周永并没有因此而沮丧。两年之后,郑周永身揣变卖了家中两头耕牛的钱,再次孤身来到汉城。可传统的父亲认为长子的出走是对家族的背叛,迫于父亲的压力与哀求,郑周永违心地返回家乡。
  现代集团崛起之后,郑周永在回忆这段历史时,仍然为自己变卖家中耕牛出走而愧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率领儿子郑梦宪在1998年6月16日和10月27日,分别押运500头黄牛进入朝鲜,赠送给自己的乡亲。创造了朝韩关系史上著名的“黄牛外交”,为改善朝韩关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为了怀念父亲和逝去的岁月,郑周永还在韩国的西海岸瑞山海湾买下了一片面积约38平方英里的肥沃土地供自己耕作水稻。
  两次外出失败的郑周永并没有放弃心中的渴望。在再次目睹家乡饿殍遍地的饥荒后,1934年,郑周永第三次来到汉城并很快在汉城立住了脚。1936年初,事业已有起色的郑周永返回家乡与妻子卞中淑完婚,随后携妻子与家人一起来到了汉城。
  在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的炮火声中,郑周永的事业不仅没有受到损失,反而在战争中发展壮大。1940年,郑周永在汉城成立了当时罕见的汽车修配厂,这是现代集团最早的雏形。1946年,郑周永开办了“现代汽车修理所”,这是郑周永第一次把“现代”作为一个商业性企业的名称,随后郑又创办了“现代土建社”。
  1950年,郑周永将“现代汽车修理所”和“现代土建社”合并为现代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从此拉开了创建“现代王朝”的序幕。
  在家人的协助下,郑周永率领现代集团在韩国创造了一系列让人叹为观止的辉煌:现代集团下面的旗舰企业——现代建设集团是韩国建筑业的第一大企业,在韩国的18座核电站中,有12座是现代建设集团所修建;现代汽车集团,韩国的第一大汽车企业,20世纪70年代,制造出韩国第一辆国产汽车,其蔚山工厂是世界第一大汽车工厂;现代重工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造船厂;现代电子是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商……
  1992年,现代集团的销售额占到了韩国整个国民收入的16%,达到惊人的532亿美元,出口额达到87亿美元,占全国出口总量的12%,在韩国的国民经济中举足轻重。下辖的企业达到46家、涉及的领域包括电子、建筑、汽车、钢铁、造船、石化……成为韩国当之无愧的第一企业。
  1996年,现代集团更是以外汇收支盈余101亿美元而成为韩国国内第一个实现贸易顺差100亿美元的企业。现代集团被誉为改善韩国国际收支的国家“第一功臣”。
  现代庞大的企业王国和郑周永言出即法的性格,为其赢得了“国王董事长”的称号。的确,郑周永在现代集团和郑氏家族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郑周永逝世以前,每天凌晨5点半,他的儿子们都会从各自的府邸驱车准时到达他的宅第与他共进早餐和聆听其教诲。而他的儿媳们则只能在外面等候,直到早餐完毕后才能离开。
  吃过早餐的郑周永,在儿子和保镖们的陪同下,步行二英里去集团总部上班(1993年后,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郑改为了骑马)。40多年来,这种类似朝拜的仪式天天举行,成为当地的一大风景。
  1992年,77岁高龄的郑周永不顾所有人(除了郑梦宪)的反对,宣布竞选韩国总统,并创建了“统一人民党”。创造了一系列奇迹的郑相信,凭自己的经验与能力,完全能领导一个国家。
  这一次,上天没有眷顾郑周永。在投入了现代集团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后,郑周永仍然遭受沉重打击,其得到的选票仅为16.1%,远远低于其竞争者金泳三(42%)。
  对于现代集团来说,竞选后的调查比竞选的结果还要糟糕。由于动用集团资金支助郑周永竞选,现代集团共有19人被捕入狱,其五子郑梦宪就是其中之一。金泳三上台后,对郑周永这种商业巨头介入政治的行为深恶痛绝,开始对现代集团进行打压,削减现代集团的贷款,令集团一度陷入财政危机。
  2001年3月 21日,郑周永在汉城现代属下的峨山医院走完了他86岁的人生。他的逝世,对现代集团是最沉重的打击。
  郑周永的儿子们
  公开的材料表明,郑周永育有八子一女。传言其还有多个女儿,但是否真实则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八个儿子并非一母所生。最多的两种说法是前面三个儿子是卞中淑所生和前面六个儿子是一母同胞。但郑周永只承认老八郑梦日非夫人亲生。
  1936年12月29日,郑梦弼出世。在深受儒家传统思想影响的韩国,长子是父亲全部职责和财富最合法的继承人。郑周永也对长子寄予了殷切希望。为了锤炼儿子,郑周永将毕业于东国大学的郑梦弼安排到当时规模较小,正在亏损的仁川制铁公司任职。
  1982年4月的一个晚上,为仁川制铁公司的问题而殚精竭虑的郑梦弼神情疲惫地离开蔚山,长途驱车返回汉城。出发时匆匆忙忙,司机昏昏欲睡。在大邱附近现代集团12年前修建的高速公路上,郑梦弼乘坐的轿车与一辆卡车相撞,郑和司机当场死亡。1990年初,其遗孀李良子也因癌症去世。
  家庭的悲剧并没有因为长子和长儿媳的辞世而终结。
  1989年,患有精神病的四子郑梦禹因病情严重,被父亲免除了现代铝制品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事业的丢失,给了郑梦禹最致命的打击。1990年4月,不堪病痛和心理折磨的郑梦禹服毒自杀。
  在剩下的六个儿子中,以次子郑梦九、五子郑梦宪、六子郑梦准最为杰出。
  郑梦九因兄长的去世自然而然成为家中长子。毕业于韩国汉阳大学工业管理学系的郑梦九沉默寡言。与父亲一样,郑梦九干事也是我行我素,从不在意别人的评价。1974年,郑梦九出任现代汽车总裁。在父亲的精心栽培下,到1992年为止,郑梦九已是现代精工、现代钢管、现代住宅与工业发展、仁川制铁和现代工业建筑设备公司的董事长。1994年,郑梦九更是创建了现代第一座钢铁厂。
  在叔叔郑世永的帮助下,郑梦九显示出在汽车生产与管理方面的才能。1996年,郑梦九取代叔叔出任现代集团董事长。1999年,大权在握的郑梦九将郑世永及其儿子郑梦奎逐出了现代汽车,彻底接管了现代汽车集团。由于长嗣的关系,许多人开始称呼郑梦九为小现代集团董事长。
  郑梦宪同样深受父亲器重。性格内向的郑梦宪在做事方面非常像父亲,头脑冷静且毅力坚韧。他曾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韩国延世大学国文系。刚参加工作,他就在新职员摔跤比赛中取得第一名。后来,他在美国拿到MBA学位。1983年,郑梦宪出任刚成立的现代电子总裁。1988年,出任现代商船副董事长。1989年,取代四哥出任现代铝制品公司董事长。1992年,郑梦宪成为现代电子集团董事长。1993年,他因代父入狱而受到郑周永的信任。1997年,被其父提名出任现代集团董事会联合董事长。
  郑梦准是郑家兄弟中唯一担任政府公职的人。出生于1951年的郑梦准,从汉城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先后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并取得博士学位。在参加工作前,梦准还参军入伍,军衔为陆军中尉。对外形高大,气宇轩昂的梦准,郑周永寄予了最高的期望。郑周永认为儿子是一个政治家的料。
  1989年,郑梦准放弃现代重工董事长的职务而投身政界,成为韩国国会议员。并帮助父亲成立“统一人民党”和为父亲的竞选事宜而摇旗呐喊。郑周永竞选失败后,郑梦准受父亲指示退出“统一人民党”,以个人身份进入国会。目前身兼韩国国会议员、韩国足协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三职。
  三子郑梦根则负责现代百货,身为韩国棒球协会会长的七子郑梦允担任现代海上火灾保险公司顾问,八子郑梦日掌控现代企业金融集团。
  兄弟分权
  郑梦弼的去世,令郑周永开始考虑继承人的问题。才能出众的梦九与梦宪是他心中最理想的人选。面对两个儿子,果敢的郑周永也犹豫不决,以至梦九梦宪分别坐大,分庭抗礼。
  随着郑周永进入耄耋之年,对集团控制权的争夺在郑梦九和郑梦宪之间无声而激烈地展开了。
  1996年,郑梦九出任现代集团董事长。然而1997年12月,郑梦宪以集团联合董事长的身份进入现代集团。父亲的决定让梦九愤怒不已。现代集团联合董事长的设立,让现代集团内部分化为梦九与梦宪派系,斗争日益公开化。
  在兄弟二人的争夺中,焦点逐渐集中到作为集团核心、归属却未定的金融部门(包括现代证券公司等)。
  2000年3月14日晚,郑梦九利用郑梦宪到中国和日本出差的机会,忽然宣布将郑梦宪的左右手、时任现代证券公司董事长的李益治调离,同时任命自己的亲信卢政翼接替。
  事情仿佛在向着有利于郑梦九的方向发展。
  2000年3月22日,郑周永将居住了42年、一直是郑氏家族象征的清云洞老宅让给郑梦九,而自己则搬到位于汉城钟路区嘉会洞的新宅第。
  然而事情的转折让人目瞪口呆。2002年3月24日下午2时,从日本匆匆赶回的郑梦宪一下飞机立即在自己的办公室听取了其核心参谋们的汇报,随后直奔父亲的新宅。一小时后,现代集团宣布现代集团董事长由郑梦宪一人担任,免除郑梦九的集团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李益治继续担任现代证券公司董事长。据说当天深夜,有人看见郑梦宪烂醉而归。
  2000年3月26日,郑梦九突然举行记者招待会,在对外出示了有郑周永签字的文件后宣布恢复自己的董事长职务,不过郑梦宪对郑梦九的宣布予以了坚决否认,并认为梦九出示的文件有假。
  2000年3月27日,郑周永在汉城现代总部大楼举行的经营者协商会议上为兄弟董事长之争画上了句号。当着30多位参加会议的集团高层管理人员,郑周永正式确认郑梦宪为唯一的董事长。会议上的郑梦九不得不接受父亲旨意,违心地表示一定会同弟弟郑梦宪进行合作。
  作为对儿子的补偿,郑周永安排郑梦九管理现代集团的所有汽车业务。同时任命郑梦准掌控现代重工业集团以及附属子公司。
  表面上看,这场历时13天的围绕现代金融部门经营权展开的龙虎争斗,以郑梦宪的胜出而结束。可是实际上,这不过是郑周永根据自己对儿子们的理解而进行的刻意安排。
  在梦九、梦宪与梦准中,以梦准最具政治家素质,其政治手腕在2002年的世界杯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世人所熟知。郑周永没完成的总统梦想,交给梦准来完成,是再合适不过。
  而梦宪与梦九,均属商界奇才,郑梦宪在90年代中期,成功开展的现代半导体和现代人造卫星事业,完全体现了一个优秀企业家的潜质。
  然而,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郑周永更醉心于对朝鲜的经济合作事业(简称对朝经合),在实际运作中,他深知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非忠心之人不能继任。若论对父亲的忠诚,梦九则远远不及梦宪。而在汽车方面的能力,郑家兄弟中无人能超过郑梦九,故郑周永将集团董事长一职给予梦宪的同时,也将现代集团最优良的资产——现代汽车集团交给了梦九。
  这种猜测两个月后得到证实:
  2000年5月31日,郑周永宣布从即日起,他和他的两个儿子——郑梦宪和郑梦九分别退出经营第一线。不过郑梦宪仍将担任峨山集团董事长,继续负责对朝经合事业。
  在郑梦宪表示接受父亲声明后,郑梦九却通过现代汽车董事会宣布,他将继续管理现代汽车集团,不会辞职。
  链接:郑氏家族
  郑周永(1915-2001):现代集团创始人
  长子郑梦弼(1936-1982):1982年车祸丧生
  次子郑梦九(1938年出生):掌控现代汽车集团
  三子郑梦根(1942年出生):掌控现代百货公司
  女儿郑梦姬(1944年出生)
  四子郑梦禹(1946-1990):1990年服毒身亡
  五子郑梦宪(1948-2003):2003年跳楼自杀,现代集团董事长
  六子郑梦准(1951年出生):掌控现代重工集团、国会议员、国际足协副会长
  七子郑梦允(1954年出生):担任现代海上火灾保险公司顾问
  八子郑梦日(1958年出生):掌控现代企业金融集团]
  
  第二部分:王朝的没落
  盲目扩张
  1997年底,始于泰国的亚洲金融风暴席卷韩国,在韩国其他大企业集团忙着收缩战线、大幅裁员之际,现代集团却反其道而行之,大肆招兵买马、并购扩张。这使得1997年尚有3780万美元盈余的现代集团在1998年巨亏3亿多美元,其债务总额累积到骇人的660亿美元,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0%。
  尽管韩国政府一再要求现代集团出售更多的资产和削减企业规模,但现代集团置若罔闻。
  1999年3月,为阻止美国福特汽车介入韩国汽车制造业,在自己本身的汽车产能已严重过剩的情况下,现代集团仍不惜斥资10亿美元抢购了开工同样不足、已申请破产的韩国起亚汽车公司。
  在基础晶片的全球市场价格和产量下降的情况下,1999年5月,现代再次斥21亿美元巨资收购了LG半导体部门的存储制造业务,并欣喜若狂宣布自己成为全球最大的存储晶片生产商。此举令原本就债台高筑的现代电子雪上加霜,又背上了166亿美元的债务,其债务总额已超过其股本的10倍。
  巨额负债经营的现代集团的扩张行为不但没有悬崖勒马,反而愈演愈烈。现代对因严重债务危机而破产的韩国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大宇汽车也表现出浓厚兴趣,虽然最后没有收购成功。
  让韩国政府深感忧虑的是,现代集团的扩张只是为了单纯地追求市场份额和公司规模,对投资回报却漠不关心。因此有传媒讽刺现代集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利润。
  就在现代集团不断举债并购之时,其自身的危机开始显现。2000年1月,其在南非的代理分销公司由于负债高达14.6亿美元而宣布破产。
  作为韩国的第一大企业,现代集团的危机让韩国政府心急如焚,一旦现代集团得不到银行资金援助而崩溃,将对韩国的经济造成致命的威胁,很可能将韩国再次拖入金融危机中。基于这种担心,在对大宇集团痛下杀手之后,韩国政府对现代集团却不得不网开一面。
  为了限制现代的盲目扩张,韩国政府和债权银行对其施加了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压力。
  2000年5月26日,由于受现代集团下属两子公司——现代商船和现代建设短期流动资金陷入困境的影响,韩国股市大幅下跌,引起国人的恐慌。现代的主要债权银行——韩国汇兑银行立即表示,为现代集团提供4.81亿美元的金融援助,但同时要求现代集团进行重组剥离。2000年5月31日,郑周永、郑梦宪迫于外界压力,宣布不再参与集团的日常管理,而只以大股东身份继续监察集团业务。并且宣布将通过出售股份和资产集资偿还高达469亿美元的巨额债务。
  2000年11月,现代集团下属的现代建设因45亿美元的巨额债务而濒临破产边缘,现代集团不得不再次恳请债权银行再次延长偿还债务的期限。
  现代集团开始品尝规模扩张而带来的苦果。
  集团裂变
  现代集团最早的裂变可以追溯到1993年。当年5月22日,现代集团宣布现代海上火灾保险公司、现代金刚开发产业公司及现代铝制品公司不再受集团控制。不过,郑周永当时的裂变措施并不是为了缩小集团的经营规模,而是为了扩大。
  集团真正在规模上的裂变是在2000年5月,郑周永宣布从集团引退之后。除了郑梦宪之外,当时郑周永还命令现代汽车集团董事长、次子郑梦九一同引退。但是,郑梦九在董事会的支持下,拒绝接受父亲让其下台的声明,并且通过其助手宣布,他的现代汽车集团将脱离现代集团。
  果然,3个月后的2000年8月31日,郑梦九宣布下辖10家公司、总资产超过34万亿韩元的现代汽车集团正式脱离现代集团,由此拉开了现代集团裂变的序幕。此举也使现代集团在韩国企业集团中的排行从第一位跌至第二位,原居第二位的三星集团跃居首位。
  就在郑梦九宣布独立的前两天,以美国国际集团为首的财团以10亿美元的注资,成为现代集团金融部门的最大股东,正式接管了现代集团旗下的三个金融部门:现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代投资信托及证券有限公司和现代证券。
  在郑周永引退后不久,现代重整委员会主席金在洙宣布,今后不再称呼现代为集团,其各部门将交由独立和专业的经理接管。并宣布在2000年底,集团分公司将从52家减少至21家。
  2001年5月,郑梦准掌控的现代重工也宣布不受集团节制。2001年7月31日,因巨额债务早被债权银行接管的现代电子宣布脱离现代集团自立门户。
  经历了大大小小裂变风波的现代集团,如今成为以现代建设为主轴的“迷你集团”,下辖12家子公司,其中包括现代峨山、现代商船公司、现代集团、现代证券公司、现代电梯公司和现代后勤公司。而现代商船,2001年5月也因郑梦宪等大股东相继出让股权,而被以韩国汇兑银行为首的债权银行接管。
  而现代集团的旗舰企业、韩国建筑行业的老大——现代建设,更是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1999年,现代建设亏损9.9亿美元,2000年,亏损额达到23亿美元,而剩余资产仅为7亿美元。现代建设完全被债权银行所控制。2001年3月,为防止现代建设破产对韩国动荡的经济形势带来强大冲击,韩国18家信贷银行向该公司提供了22亿美元的援助,至此,现代集团彻底交出对该公司的经营管理权。
  大厦将倾
  随着世界经济大环境的复苏,近年来,分离出去的现代汽车、现代电子和现代重工在经营上都有所建树,其中尤以现代汽车的成就为最。按照资产额,这三家企业分别位列韩国各大企业排名的第4、第6、第9位。
  可是与此相对的是,现代集团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排名仅位列第15名。为换取银行对集团的紧急贷款,郑梦宪被迫辞去集团董事长职位,只掌控现代峨山集团。
  2001年3月 21日,集团创始人郑周永的去世,给风雨飘摇的现代集团以沉重打击。而兄弟们的各自为政,不施援手,让郑梦宪和现代集团孤立无援。
  2000年11月,当郑梦宪掌控的现代建设面临破产,向兄长郑梦九求助时,郑梦九就公开宣布,不会给兄弟任何形式上的经济援助。现代汽车总裁李桂安更是宣称:“现代汽车已经脱离现代集团,既然已经分家,何谈通财之义。” 现代汽车的高级管理人员甚至联合拒绝参加郑梦宪召开的处理危机的会议。兄弟之谊,荡然无存。
  除了现代建设,现代商船外,现代集团下面的现代电梯、现代峨山等经营也走向了下坡路。对集团起到“救命稻草”作用的现代电梯,2000年的销售额虽然达到3114亿韩元,但当期的纯利润却亏损358亿韩元。集团的子公司中,几乎没有能正常盈利的企业。
 随着集团资金状况的恶化,此时的郑梦宪已不能支配集团旗下公司中的任何一家,而只是通过股份关系,对旗下的公司行使有限的影响力。
  本已自顾不暇的现代集团,更因为介入对朝经济合作,令重病缠身的企业雪上加霜。
  1998年10月,时任韩国现代集团名誉董事长郑周永赶着牛群越过板门店,与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就开辟金刚山旅游达成协议。然而,这项旅游项目自开展以来,就没有盈利过。
  由于朝鲜单方面提高了金刚山的进山费用,本来预计每年旅游人数为50万的计划,至今累积只有43万人。虽然韩朝双方为改善金刚山旅游状况,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由于南北局势不明朗,亏损幅度居高不下,至2003年1月,现代集团在设备、租贷游船等方面投资了6亿多美元,旅游收入却只有2亿多美元,而向朝鲜支付的旅游费用却为3.78亿美元,赤字高达7.6亿美元。
  金刚山旅游开辟了韩朝合作与交流的新通道,却给现代峨山集团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2003年,韩国政府停止向金刚山旅游提供经费补贴,更是让现代集团有苦难言。
  据悉,现代峨山每月在金刚山旅游项目中至少损失约250万美元。有了这前车之鉴,郑梦宪自杀之后,现代集团的对朝事业,立即就成了烫手的山芋,无人敢接手。
  尽管现代峨山集团表示将遵照郑梦宪总裁的遗志,继续推进对北事业。可是实际上,现代峨山集团的亏空已达4500亿韩元,难以继续维系对朝经合事业。
  当世人将目光投向郑梦宪的兄弟时,他们立即纷纷否认。郑梦九在弟弟自杀的第二天,就表明立场:“现代汽车集团不会参与韩朝经合事业,只致力于汽车领域。”现代汽车发言人也在不同场合表示:“如果现代汽车接管对朝事业,股份超过46%的外国投资者将会撤资。”
  而现代重工集团总裁郑梦准也表示,现代重工集团下属公司或缺乏资金,或正在进行经营权出售工作,难以接手韩朝经合事业。
  韩国媒体纷纷认为,除非韩国政府出面接管现代集团的对朝经合事业,否则该事业将因郑梦宪的离去而终结。
  第三部分:郑梦宪 家国难酬身先死
  8月4日清晨,韩国的各大电视台突然纷纷中断正在播出的节目,插播的新闻让所有的韩国人目瞪口呆:韩国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跳楼身亡。
  这条消息随着现代通讯工具的传播,瞬间为世界知晓。
  事件回顾
  8月4日凌晨5:50分,汉城市中心的现代峨山集团桂洞总部大楼。早起的清洁工尹某象往常一样打扫着楼前楼后的卫生。突然,他发现楼后的花坛上躺着一位老人,老人的脚腕和上半身被松树枝遮盖着。
  赶来帮忙的停车场管理员却吃惊地发现“醉倒”在地的老人竟然是集团的董事长郑梦宪,并且已经死亡。闻讯,郑梦宪女秘书匆匆赶到,在确认无误的情况下立即电话报警,并随即通知了郑梦宪的哥哥——现代汽车的董事长郑梦九。此时的时间为汉城凌晨5:55分。
  5分钟后,接警的警车呼啸而至。赶到的大批警察封锁了现代峨山集团大楼,并阻止任何人进出,调查亦随即展开。
  获此噩耗的郑梦九和现代集团的高层人员以及员工纷纷赶到出事现场,但行动亦被警方所控制。
  据警方描述,郑梦宪尸体被发现时面部朝天,双臂和双腿分开躺在花坛内,除了颈部周围有伤痕外,完全没有出血和其他外伤。
  汉城钟路警察署署长李吉范率领警方进入了位于12楼的郑梦宪办公室。据李吉范介绍,其办公室的窗户敞开着,在办公室中没有发现任何他杀的痕迹。但警方在郑梦宪的办公桌上,发现了郑平时戴的眼镜、手表和4张A4纸,从字迹和内容看,应该是郑梦宪的亲笔遗书。
  警方随后对郑梦宪8月3日晚上的活动进行了全面调查:
  据其家人透露,8月3日晚上8时,郑与家人在汉城一家餐厅内共进晚餐,当时在座的还有其高中同学,现为现代商船公司职员的朴某。但晚餐之后,郑并没有随家人一起回家。
  被调查的朴某向警方证实,8月3日晚上11时左右,他、郑梦宪和一个美国商人在一块喝酒。“当时与郑总裁喝完2瓶葡萄酒后就分手了,郑总裁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集团总部保安的证词解释了郑与朴分手后的去向。据大楼保安魏某回忆,8月3日晚11时52分,郑梦宪来到总部,在其陪同下进入了12楼的董事长办公室,然后郑梦宪从里面反锁了大门。在进办公室前,郑梦宪曾交待魏某:“我呆20到30分钟就下来。”这是郑梦宪与别人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保安在回忆中,认为郑当时的神情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警方在现代集团公司大楼的记录中,找到了郑梦宪在8月3日晚11点52分进入大楼的记录。
  ……
  根据掌握的线索和调查结果,警方初步推测,郑梦宪是从12层办公室跳楼自杀,死亡时间大约在4日凌晨1时至2时之间。跳下时因被花坛的松树枝挂住,故其肢体受损并不严重。
  随后郑梦宪的遗体被送往现代集团下属的峨山医院,望着离去的救护车,现场的郑梦九和现代员工们,个个神情黯然。
  亲笔遗书
  据韩国警方介绍,郑梦宪在办公室留下了3封遗书,分别是写给现代峨山公司社长金润圭、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以及现代公司员工的。据说郑梦宪的遗书字迹十分潦草,有好多处难以卒读,可见其书写时心绪极乱,写得也极为匆忙。
  尽管现代集团和警方都没有公示遗书全文,但其核心内容却被媒体披露。在这三封遗书,郑梦宪并没有提到其自杀的原因,而是非常具体地为自己的身后事做了安排:
  首先他对现代峨山公司总经理金润圭这么多年来效忠现代集团表示感谢。并安排金润圭接管他的事业,继续推动朝鲜南北交流计划。
  在给家人的遗书中,他除了向家人表示歉意外,还请求家人把他的骨灰撒到朝鲜金刚山。
  由于郑梦宪还拥有现代商船4.9%的股份,同时还控制着现代证券公司16.6%和现代集团贸易部门1.2%的股份。因此,8月4日韩国股市刚开盘,就立即在现代集团数只股票的带领下大幅下挫。其中,现代商船股价在汉城当地时间上午9:29就下跌了5.6%至2980韩元,现代集团的股价下跌了6.0%至395韩元,现代证券下跌了4.7%至6240韩元。
  自杀揭秘
  郑梦宪为什么自杀?是否真像某些媒体分析的那样,是因为为了促成2000年朝韩领导人峰会,郑梦宪向朝鲜支付了5亿美元的政治献金,事情败露面临坐牢而自杀?
  对于这种分析,记者认为不足以让人信服。因为早在1993年,其父郑周永竞选总统失败后,郑梦宪就因为动用集团资金支助其父亲竞选而被逮捕,并被送到韩国的林果监狱关押了4个月。
  从郑梦宪匆匆写就的遗书来看,自杀应该是其突然的一种过激冲动。但造成这种冲动的,却是其长期压抑得以释放的总爆发。
  而让郑梦宪长期压抑的,是其根本无法在父亲的遗命与集团的利益间取得平衡。
  在郑家八子中,郑梦宪对父亲最为忠诚。
  1992年,当所有的人反对郑周永参加韩国总统竞选时,只有郑梦宪坚定地站在了父亲一边,并调用了大量的资金予父亲以支持。对于1993年郑梦宪的入狱,其七弟梦允曾说过:“如果我父亲不从政,他不会这么做。”而狱中的郑梦宪并没有因为坐牢而沮丧,曾去看他的八弟梦日回忆,“他为呆在里面而自豪”。
  2001年,郑周永去世后,接替父亲多次往返朝韩,为朝鲜半岛和平当特使的正是郑梦宪。
  2003年2月5日,郑梦宪率领由10辆巴士组成的车队跨越军事分界线进入朝鲜,开启了南北陆路观光交流活动。郑梦宪在穿越边界之前,前往郑周永的坟前祭拜,当金润圭在祭拜文中读到“郑梦宪秉承父志继续两国经合交流,实现陆路观光计划,以告郑周永在天之灵时”,郑梦宪泪流满面。那一刻,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正是看到了儿子的忠心,郑周永去世前,将对朝经合这一最为艰巨的任务交给了郑梦宪。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决定竟会断送儿子的性命。
  从1998年介入对朝经合到去世前,郑梦宪就已经看到了这一事业对于现代集团而言,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资金黑洞。以现代集团的实力,根本不足以维系整个项目的持续发展。但父亲的遗命,让这个孝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在2000年6月就任现代峨山董事长后,郑梦宪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对朝鲜的合作事业中。他为了对朝经合,访问朝鲜达40多次,访问中国20多次。而现代集团的下属企业,则被交给其他人打理,导致其集团状况每况愈下。
  为了挽救现代集团,郑梦宪也曾在2002年3月,谋图再一次就任现代商船非常任董事,不想却以失败告终。而韩国政府中断对现代集团对朝事业的援助,让郑梦宪感到更加绝望。
  是继续父亲的遗志,还是从集团利益出发放弃对朝经合,对郑梦宪来说,都是一个家国难酬的痛苦抉择。喝了一点酒的现代总裁,冲动之下,一跳解脱,留给亲人无尽的哀伤。
  现代集团干着本该政府干的事,是对郑梦宪自杀最好的解释。这也是为什么梦九、梦准拼命不接兄弟事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深知,对他们的企业来说,对朝经合,是一个可怕的黑洞!
  链接:郑梦宪遗书部分内容
  ■ 留给现代集团峨山公司总经理金润圭的遗书:
  您对我父亲的忠诚甚至超过了我们郑家的每一个子女。希望您能像以往辅佐我父亲那样,一如继往地推进同朝鲜的交流合作项目。
  请您改掉爱眨眼的习惯。
  ■ 留给现代所有员工的遗书:
  我是一个愚蠢的人,最终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请原谅我的愚蠢行动。
  ■ 留给妻子和子女的遗书:
  亲爱的,这全是我的错。我把所有痛苦都留给了你。○○,△△,◇◇,(编者注:郑梦宪的三位子女,因为尚未成年,名字暂且隐去)请原谅你们的父亲,请一定原谅你们那位愚蠢的父亲。
  我希望你们在我死后将我的骨灰洒到金刚山上。
  ○○,今天我注意到你比以往更漂亮。因为我,你的生活……我爱你。
  △△,每一次见到你,你都比以往更像大人了。你一定要学会坚强,并且快乐地生活。
  ◇◇,最让我遗憾的是已经没有任何机会让我对你显示我的父爱了。
  ○○,△△,◇◇,请照顾好你们的妈妈。

  董事长的自杀,让韩国现代集团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拼命扩张、盲目追求市场份额的行为,造成现代集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利润。其庞大臃肿、债台高筑的企业群,成为随时可令韩国经济步入冬天的原子弹;而企业领导人因为政企错位,做着本该政府做的工作,更是将企业拖入崩溃的边缘。
  企业的职责是什么?韩国现代集团的没落让我们发出这样的询问。
  韩国曾经的第一企业——现代集团的悲剧在让我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成为中国一些大型企业的前车之鉴。
  以邻为鉴,是我们报道现代集团沉浮的目的。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